金融

虚拟货币火爆背后的真相

字号+作者:王洋 来源:今日中国 2017-11-08 20:01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对于比特币这个新兴资产品种来说,日内交易波动幅度达到上百美元,可以说是家常便饭,而在其他投资品的市场看来,这是完全无法想象的。譬如说作为市场波动性'...

 对于比特币这个新兴资产品种来说,日内交易波动幅度达到上百美元,可以说是家常便饭,而在其他投资品的市场看来,这是完全无法想象的。

譬如说作为市场波动性重要参考指标的标普500波动率指数VIX,自去年年末以来持续低位运行,也帮助美股走出了“长牛不衰”的空前狂欢。

 

 

 

VIX降至逾10年来历史低位

前日本央行高官、野村研究院执行经济学家木内登英11月1日报告中指出,虚拟货币这种异乎寻常的高波动性,正是其受到投资者青睐的“卖点”。

在当前波动率低迷犹如“一潭死水”的市场上,投资者四处搜刮高风险高回报的资产,以往追求高收益 ("search for yield") 的市场风格,已经全面转向追求高波动 (search for volatility),只为能够在短期内赚到“快钱”。

虚拟货币目前市场体量小成交量大,作为一种高波动性的投资品可说是“正中下怀”。今年9月中国政府关停国内虚拟货币交易所时,比特币价格曾一度跳水,但短暂阴霾之后比特币迎来惊人反弹,截止上周五(11月3日)比特币涨至7600美元再创历史新高,盘中回调后依然维持在7000关口上方,较“吓跌”低点已上涨逾100%。

高波动性是虚拟货币的重要特质

木内登英认为,虚拟货币作为另类资产配置的投资目标,最为重要的一项“特质”就是奇高的波动性。

 

 

 

比特币的价格波动区间已经从原先的300美元左右飙升至接近700美元(90天移动均值)

金融危机之后全球“央妈”大举释放流动性刺激经济复苏,所带来的低利率环境当前看似永无止境。寻求收益增长的投资者不得不将资金投入信用违约风险较高的高收益债券,而资本追求高收益的压缩效应又使得债券收益率普遍承压,全球市场都出现公司债发行利差(与无风险利率的利差)的不正常现象。

风险收益收窄的同时,各大类资产价格迎来普涨,而“只涨不跌”的价格,意味着波动率的持续下滑。全球最大共同基金PIMCO创始人“债王”比尔·格罗斯10月初曾表示,目前利差紧缩的“假市场”上根本没有收益增长的机遇可言。

 

 

 

股市债市汇市的隐含波动率均接近历史低位

在这样的全球市场新阶段,原先寻求高收益的投资者,则开始积极寻求高波动资产,寄望于“赚快钱”,在短期内产生大量的资本回报。高波动性的虚拟货币资产自然成为这些投资者青眼有加的对象,而虚拟货币市场总市值今年以来的稳步扩张,正是这类交易逻辑的现实佐证。

 

 

 

虚拟货币的市值呈现空前扩张

不存在清晰定价标准 保证虚拟货币波动性始终处于高位

木内登英指出,虚拟货币缺乏清晰明确的定价标准,可能是虚拟货币价格波动性高企的主要原因。

一类正常金融资产的理论价值,可以通过资产预期产生的未来现金流折现进行计算。然而虚拟货币不会产生任何现金流,因此其理论价值尚不清楚,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它们的波动性那么高。

从不产生现金流的角度来说,人们可能认为虚拟货币与法定货币相似。不过法币本质上是由发行国中央银行担保的一种债务或义务,而虚拟货币并没有担保方或债务方,因此也就不存在负责维持虚拟货币价格稳定性的机构。

从这个角度来看,虚拟货币与法定货币存在根本上的差异,虚拟货币更像是一种金融资产。

除此之外,体现法定货币价值的市场利率和外汇汇率由于经济基本面因素造成的波动较大,而虚拟货币一般不受宏观经济因素的影响。

恰恰相反,虚拟货币的价格往往受到与虚拟货币直接相关的特定事件的强烈影响,比如去年8月发生的比特币“硬分叉”,以及中国政府9月份叫停代币初次发行(ICO)并关闭国内比特币交易所前后,比特币价格都出现了极大的波动。

虚拟货币是“新时代黄金”?非也

至于将虚拟货币分类为商品,并时常拿来与黄金比较,在木内登英看来也有失偏颇。

他指出,黄金的价格并不像虚拟货币那样大幅波动。尽管黄金是一种非常稀缺的商品,供应量有限,但珠宝和工业用途等方面的需求来源稳定,需求量也相对可预测。

而相比之下,虚拟货币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它们可以当作支付媒介进行使用。 然而,目前仅在日本、乌克兰等少数国家颁布法律允许虚拟货币作为支付手段,在全球市场当中的占比仍然非常低,除了价格投机之外,目前对虚拟货币的需求是非常有限的。

这样看来,虚拟货币和黄金作为投资品具有完全不同的特征,虚拟货币的交易逻辑显然自成一体。

木内登英:日本央行的孤独“异见者”

木内登英1987年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政经学部经济学科,当年加入野村证券金融经济研究所,在野村25载历任日本、欧洲、美国首席经济学家及经济调查部长。

2012年7月24日,木内登英就任日本央行政策委员会审议委员,曾质疑量化宽松 (QE) 政策存在隐患,并提出应以2%作为中长期通胀率目标,不能急于求成设置截止日期,在日本央行委员中犹如“异类”。木内登英提出的相关改革措施,当时被视为“叫板”央行行长黑田东彦,政策委员会以8-1票否决了他的提议。

然而自从2013年日本央行实施质化量化宽松 (QQE) 之后,日本通胀率迟迟达不到设定的通胀目标,失业率也未出现明显下降,在全球“央妈”纷纷推进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大趋势下,日本央行政策依旧走在偏宽松的道路上。事实证明,这位孤独“异见者”似乎有着先见之明。

2017年7月24日在日本央行的任期结束后,木内登英回归野村,任野村研究院执行经济学家。

1.今日中国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今日中国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今日中国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今日中国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今日中国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