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阅文集团罗立:上市只是过去十几年的总结 未来将做IP连接器

字号+作者:白金蕾 来源:全天候科技 2017-10-28 20:18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标题原名《对话阅文集团罗立:上市只是过去十几年的总结 未来将做IP连接器》“对阅文而言,上市就两个目的,一个是对过去十几年工'...

 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标题原名《对话阅文集团罗立:上市只是过去十几年的总结 未来将做IP连接器

“对阅文而言,上市就两个目的,一个是对过去十几年工作的总结,证明这十几年没有浪费,我们做好了这件事情;第二个是我们又有了新目标,所以需要更多钱来完成”,阅文集团副总裁、起点中文网创始人之一的罗立,在阅文集团2017年IP大会接受全天候科技访问时如是说。

10月26日,阅文集团的招股书面世,预测市值接近500亿港元,将超过中文在线(SZ300364)、掌阅科技(SH603533)等成为市值最高的文学阅读类股票。招股书显示,阅文集团计划发行约1.51亿股,发行价格在每股48港元至55港元之间,净集资额约为72亿港元。若以上述发行价进行推算,其市值在435亿港元至498亿港元之间。

旧目标与新征途

梦想照进现实,罗立却显得异常冷静,“我们觉得上市不是目标”,罗立说。与之相比,阅文集团的上市路走得异常坎坷。

阅文集团2017年IP大会上罗立发言

2014年11月,腾讯集团以50亿元人民币收购原盛大文学,阅文集团则是为了整合腾讯文学与原盛大文学成立的一家全新公司。更早的2004年10月,盛大网络全资收购起点中文网,后者成为原盛大文学的雏形。而阅文集团的管理团队大部分是起点中文网的旧将,吴文辉、商学松、林庭锋、侯庆辰、罗立等均是起点中文网的创始人。

在原盛大文学期间,该团队曾于2011年、2012年计划在美国上市,业界更有4次IPO、8次修改申请文件的传闻。

罗立告诉全天候科技,创始团队的坚持,源于每个人对网络文学的不同愿景。阅文集团CEO吴文辉希望“做一个什么书都有,所有人都可以来阅读的数字图书馆,这件事阅文已经做得差不多了”。“我希望阅文不仅仅有小说,还可以有其他形式的内容,这个目标现在正在实现”。 

阅文集团的新目标可以从招股书中窥见一二。招股书显示,阅文集团上市募集的资金,30%将用于拓展在线阅读业务,30%用于支付潜在投资、收购及战略联盟,30%用于把网络文学作品改编为衍生娱乐产品,投资于改编电视剧及网络剧等,其余10%则是营运资金及一般企业用途。

这些用途与阅文集团的主营业务相对应。据公开资料梳理,阅文集团是一家连接作家、读者和内容改编合作伙伴的网络文学平台,并通过大量文学内容的变现产生收益。旗下共有原创内容、出版、运营、IP改编和衍生等四条主要业务线,分别负责管理作者及其创作内容,引进外部书籍版权,拓展内容合作渠道以及将网络文学IP(知识产权,下同)改编为其他形式的娱乐产品。

对腾讯的平衡术

全球发行完成后,腾讯及其全资子公司将间接持有阅文集团52.66%的股权,目前腾讯方面持有阅文集团61.95%股权。如何在独立公司与互利共生间取得平衡,不但是阅文集团上市前,也将成为其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需要考量的问题。 

“阅文集团是一家独立的公司。腾讯的确是我们的控股方,但在业务上,我们的地位更像腾讯投资的一些公司,我们完全是独立运作的”,罗立的表述与此前吴文辉出席公开场合时的言辞一脉相承,但态度更加温和。

但腾讯影业于9月17日成立两周年之际,发布的43部片单中,有超过60%改编自阅文集团和腾讯动漫,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对此,罗立向全天候科技解释:“我们和谁合作完全是看合作方的条件与能力。如果它给出更好的能力、更好的条件和资源,我们会优先跟它合作。”

罗立对阅文集团的定位是“IP连接器”,腾讯内部则称公司只做“两个半业务”,两个是指“社交和连接”,半个业务则是“支付”。

IP连接器的生意 

招股书显示,在线阅读是阅文集团的主要收入来源。在2014年至2016年期间,其在线阅读收入分别约为4.52亿元、9.7亿元和19.74亿元,分别占整体收入的97%、60.5%和77.1%。

但在其募集资金中,却并非都投向了在线阅读领域。其中,将有30%的资金用于将网络文学改编为其他形式的娱乐产品,投资改编电视剧及网络剧。这从侧面说明,阅文集团未来将关注IP改编和衍生,期望将改编其他形式的娱乐内容变成新的收入增长点。

招股书援引的数据显示,2016年排名前50的国产电影、电视剧、网络游戏、网络剧及动漫中,来自文学作品改编的比例分别为12%、14%、8%、38%和10%,其中改编自阅文旗下网络文学的影视作品,占比最高。这也与罗立“希望阅文不仅仅有小说,还可以有其他形式的内容”的目标相吻合。

基于对IP改编和衍生的长期看好,阅文集团于2016年推出了“IP共营合伙人”的合作方式。据罗立介绍,“IP共营合伙人”是以IP为核心,所有参与到这个IP的开发当中的合作者一起获利的计划。参与的人越多,速度就越快,形式越多样,获利的空间也就越大。以《择天记》为例,改编的形式可以是动画、剧集、电影、实景娱乐等等。

“我们要做的是,把授权给出去后,保证开发虽然不是我们做的,但也能体现整个IP的价值,保证合作方的开发是有序可控的。所以,我们做的不是掌控,但会做一些监督。整体来说,一旦权力转移后,还是由合作方来完成。”罗立这样描述阅文集团在“IP共营合伙人”中的角色。

合作的目标则是让每一个开发出来的好IP都可以持续很久。“像迪斯尼一样,它的IP可以做一百多年,我们希望在一百多年以后,也看到阅文有很多IP留下来”,罗立告诉全天候科技。

对话罗立(全天候科技已做精选编辑)

 

 

全天候科技:从起点到盛大,再到腾讯,最后阅文上市,这条发展脉络是否符合您和创始团队的设想?

罗立:应该这样说,每个创始队员都有对我们做的这件事的愿景,比如说,吴总(吴文辉:阅文集团CEO)最早的时候,应该是2011年或者更早,希望把起点(起点中文网:阅文集团的前身)做成一个什么书都有,所有人都可以来阅读的数字图书馆。事实上,阅文到现在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因为我们的作品数量是全世界最大的,保有量是最大的,读者从8岁到80岁,现阶段可能还没有低幼的(读物),未来这个数量会进一步趋于完备。所以,像吴总的愿望基本上,到现在就实现了,他需要设立一个新的目标。至于目标是什么,下次你多问他。

像林庭锋(阅文集团高级副总裁)的目标很早就实现了,他希望做成所有作家都可以自由发表,并且以此生存、受益的一个平台。

像我,希望阅文不仅仅有小说,只有小说太可惜了,这个目标现在正在实现。这样,每个人都会针对自己的理想,去做自己的事情,关键是达到以后怎么办?达到以后下一个目标是什么?

全天候科技:上市不能算是小目标?

罗立:我们觉得上市不是目标,上市只是对过去工作的总结。在国外,很多公司不上市,上市就是为了拿一些钱,然后更好地发展;在国内,除了融资,还有一个原因,你说你做得好,那你去上市,因为上市是对成绩的一种肯定。当然现在也不一定了,但你能上市,至少证明你是一家好公司,这个是没有错的。

全天候科技:阅文集团此前隶属于腾讯互娱事业群(IEG),现在任宇昕同时管理腾讯的三个事业群,基于以上原因,阅文集团的一些IP会不会更多地输出给企鹅影业或者腾讯影业?

罗立:阅文集团是一家独立的公司。腾讯的确是我们的控股方,但在整个业务上,我们的地位更像腾讯投资的一些公司,比如京东、斗鱼,我们完全是独立运作的。

我们和谁合作完全是看合作方的条件与能力。如果它给出更好的能力、更好的条件,我们会优先跟它合作,这也是IP共营合伙人的精华所在,谁能承诺做得更好,我们就优先跟它合作。

原则还是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我们做泛娱乐的产业链布局,需要每一环都成功才能保证下一环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那么核心还是制作和内容,这两件事情都没做好,那IP不能包打天下的。 

全天候科技:既然腾讯互娱的几条业务线已经很齐备,为什么还坚持与外部合作?

罗立:每家公司根据现实的状态,会有不同的阶段。如果三年前来看,阅文刚刚成立的时候,还没有下游业务线,只有付费阅读;现在来看,我们有一些下游业务的合作;你再看未来三五年,阅文又会是新的样子。

腾讯是一个庞大的帝国,现在IEG体系里五条业务线非常齐备,但就现阶段来说,阅文集团还是坚持用IP共营合伙人的方式来开展业务。未来阅文的发展又是一个新全的阶段,会不会有一些新的发展模式,我不能保证。 

全天候科技:阅文集团与外部合作方的关系是怎样的?如何分享福利,控股?投资?抽成?

罗立:我们都可以的,控股也可以,合作公司也可以,没有固定模式,水无常态。但是不排除有一些行业,我们先期需要控股。比如我们认为,当时动画公司的整体水平,不符合商业发展的需求,但是当它发展起来之后,我们又把控股地位重新还给它,让它自由发展。

全天候科技:阅文集团在全产业链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在授权后,后全程参与指导,还是合作方占更大的主动权?

罗立:阅文集团其实也是一个连接器,我们是用IP去连接。

在现在以合作为主的文化体系内,IP是核心,合作是基础。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可以从头到底全程掌控的。

IP是所有内容产品的源头。只不过IP在成为上游后,不能把自己跟下游割裂开,还是要在下游里,体现作用的。你是流过一次之后就没有了,还是可以源源不断地产生泉涌?全在于开发的过程。所以在IP共营合伙人制中,我们对下游做了各种监修、监督,目标就是让每一个开发出来的好IP都可以持续很久。

全天候科技:阅文集团很多偏二次元的IP,在二次元变现上阅文集团有哪些途径?现在已经实现了哪些?

罗立: 我们一直是按照产业链的布局来做的,而且即使是对于目前的动画、漫画,我们对标的也是常规的影视剧的方向,所以说阅文在一些二次元的开发体系上面,与影视剧的变现方式是非常相像的。比如说播放权的销售,广告的植入,还有一些广告代言。当然真人的话,是明星代言,我们是不可能有真人的,所以会是里面的角色进行代言的。然后通常动画跟游戏都有真人周边,包括整体的品牌授权这一类。其实不管是动画产品,还是真人产品,都是基于整个文化产品的变现模式来做的,在这方面应该说是一样的。

全天候科技:欧美各种娱乐形式都很发达,为什么没有产生这种IP共营,或者说联合开发?

罗立:应该说,中国的文化产品或者说整个文化领域的发展,跟别的国家特别是美国,有所不同。在美国是可以独吃的,好莱坞的原则是,我们不挣钱的或者吃不准的,我拿出份额来让你来投资或者参与;这个东西,我肯定是赚钱的,我不会开放给你,我全部自己吃。

在中国,可能在很多领域都属于初级阶段,没有非常成熟、非常完美的流程。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为了保证这个IP不会因为开发而受到损失,才会说我们先连接你,然后保证产品的质量。

全天候科技:阅文集团现在的“IP共营合伙人”,和国内的IP孵化方式有哪些相同和不同?

罗立:我们是拿成熟IP来做的,是1到100的部分,IP孵化是0到1的部分。我们做的是IP的增值以及再推广、放大的业务,核心是不一样。IP孵化是说两个人一起把这个事情做做看,成不成功,还不知道。

以《择天记》为例,通过动画、游戏、真人影视剧的联动、互通,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很大的一个IP。如果说猫腻在做《择天记》时,已经是一个很有名的产品,那现在它已经是一个放大了无数倍的产品。如果只做一个动画,那只能在动画上挣一点小钱;但如果加上游戏,那就是多几倍的钱;如果加上影视,真人影视剧,最后是很大的一个市场,这个才叫IP共营合伙人。 

全天候科技:在做IP转化和改编的时,如何兼顾所谓的原著粉、改编团队,及最后商业价值的平衡?

罗立:其实大家都希望能平衡,或者让所有人都满意。

首先,从改编的角度说,我们希望改编能够基于原著、忠于原著,在原著的基础上进行合理的二次创作。这样,一方面是对原著创作的尊重,另一方面也是最符合观众的审美享受的,不管是对新观众还是对原著粉来说,都是有吸引力的。

其次,在整个内容改编及人员的挑选上,我希望是由最专业的人来负责这一块。因为对于普通用户来说,其实内心的情感因素比较多,他可能真的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合适,但我相信专业的导演、专业的编剧能确认这个人到底合适不合适。最后,我也希望这些专业的编剧、导演们能从内容本身出发,选择最合适的演员。

全天候科技:会在意作品的产出形式吗?比如有的人觉得电影比电视剧更高大上。

罗立:关键是看合作方拿过来的方案是否是符合我们的需求。如果符合需求电影、电视剧、网剧都没问题。我觉得从中国目前的现状来说,还是拍电视剧收益比比较合理,风险也相对可控。

 

 

1.今日中国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今日中国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今日中国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今日中国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今日中国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网友点评